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今日世界最美丽的是牺牲者(3)

 

  我,芥川龙之介,和妹妹一起在昨天被一个陌生人收留,因为不知道寝室在哪里,在等待这位大人回家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貌似是被他带到了他的房间里。所以现在睡在他的身边。

  现在大概是正午了,而我才醒过来,换作以前那种日子这样睡觉是不可能的。不过说起来也是很奇怪,这位大人现在还是在睡觉,并且还把我抱地很紧。

  被窝里很冷,但是没有外面冷。和妹妹在城门附近过日子,随时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寒冷只是其中不那么严重的一项了。没有家,浑浑噩噩地生活在世上,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还是想要活下去,似乎活着的意义和目标就是为了活下去。

  我很想翻身,但是怕旁边这位抱着我的大人被吵醒,即使他没有任何醒过来的痕迹。况且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是好人还是坏人?就算现在没有任何伤害我们的举动,也不能保证以后也是这样。

  这时,我想起了我的那把刀,罗生门…没有贴身带着,太大意了,是被他收走了吗?

  我悄悄环视着这件屋子,轻轻抬头看到床头的位置摆着几个刀架,其中架着我的罗生门;另一把刀更长一些,看起来像是武士浪人们常用的打刀,保养地非常好,刃纹也很漂亮,大概是这位大人的吧;还有一个刀架是空的,明显更大一些,放着的可能是太刀,甚至是大太,可是是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收起来。

  先不管那么多,好歹罗生门还在这附近,在我的视线之内……
 
  可是为什么要睡这么久啊…现在已经中午了。

  我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就保持着这种姿势躺着在他身边。突然的我知道了被窝里这么冷的原因了,因为抱着我的这位大人身上是冷的,虽然也没有像尸体一样寒冷。我知道自己体寒,所以为见到比我更加体寒的人感到惊讶。

  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我只好开始私自乱想,也不知道银她在哪里。我有些莫名的焦虑。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走,但是最近似乎动乱颇多,将军开放了关守,这里出现了一些拥有碧蓝色绿色眼睛和金黄色或是红色褐色头发的人们,他们带着的武器很特殊,常常带着它们在这附近到处惹事。或许跟他走,是为了活下去吧。

  总之是这样了,终于有家了,是这样的吗。

  后来,我又睡着了,因为这样安宁的日子实在太久没有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是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了,我再一次醒了过来,才发现旁边的这位大人早就不知道去那里了。我爬起来,迅速地从刀架上把罗生门“抢”了回来,抱着它冲出了房间,才想起这样其实没有必要。

  我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人,只比我高一点点,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头上还带着顶有意思的帽子,为什么说有意思,是因为没有在哪里见过这样的款式,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的确很适合他,不丑。

  “哟,你就是太宰那个混蛋捡回家的人类小鬼吗?”他看见了我,对我说。

  “…我叫芥川龙之介,不是什么小鬼!”我有点生气。

  “那好吧,小芥川君,你是太宰那个混蛋带回来的吗?那请你赶紧走吧,趁早走,别回来了。”他向我走来。

  太宰,估计就是那位大人的姓氏了。眼前这个人叫太宰先生混蛋,这样的叫法我有些反感,毕竟太宰先生是要收留我们的恩人。

  “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如果你希望你被吸干血液然后死掉的话,那留下来好了。我只是建议你,早点走,带上你的妹妹。”他说着,拿出了一条烟斗,旁若无人地抽起了烟,我嗅到烟味咳嗽了起来。

  我没有很懂他说的话。突然,我想起那天晚上,见到他的时候似乎看见了长长的牙,背后不禁发凉。莫非太宰先生是吸血鬼吗?可是我还是这样回答眼前的这个人,“你当我是好骗的小孩吗?吸血鬼是不存在的,这个世上没有鬼。”

  我看见他把烟掐了。

  然后他向我走来。他想干嘛,我不知道,我握紧了罗生门,做好了准备。

  谁知道,他没有做什么攻击性的事,而是伸出了他的手,将袖子撩了起来。

  那是疤痕,浅浅的疤痕,但是大面积地盘踞在这个人的手臂上。

  “看见了吗,小鬼。”他顿了顿,“这是被太阳灼伤的痕迹,我就是吸血鬼。太宰治也是。”他冲着我苦笑着,我看见了他的犬牙,也是又长又尖,像太宰先生那样。

  我没有说话,愣在了原地,罗生门从我手上滑下。

  “太宰这个人,从来没有把什么人类带回这里,除了一个人是例外…当然这不重要……他也不一定会把你吃掉,我只是觉得你要是跟着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认识他很久了,绝对不会骗你。”他在我边上的走廊檐坐下,看着远处的太阳落山。

  “那,芥川,以后同居愉快?我叫中原中也。”他向我伸出了手,我犹豫着和他握手了。他的手力气真大。

  我安静地坐在了他的边上,低头看着罗生门陷入了沉思。

  “他出去了,那条青花鱼。看你精神还不错,那一定没被他吸过,据说被他吸一次的人第二天都起不了床。”他拿着烟斗,但是没有点上火,“你的妹妹刚刚已经和一个幼女出去玩了,现在很开心,所以不必担心。”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夕阳西下,我却觉得一天才刚刚开始。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