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人间蒸发(中篇)(1-3)


•想了想还是打上了ooc预警
•微推理

1.
  得知太宰治死去的那天,芥川龙之介一如既往地接受上级下派的任务,他履行着他对于港口黑手党的责任。

  这次,除了芥川以外,没有任何干部被派出完成这项任务,而敌方的火力强劲,目前的处境可以说的上是落入埋伏,不容乐观。的确,在这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芥川龙之介就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罗生门虽能抵御物理的攻击,但背后突袭却令人防不胜防。子弹从空气穿入肩膀,几乎是同时,罗生门向着子弹射出的方向袭去,杀死了偷袭者。但无论如何,战斗的节奏已被打乱,随之而来的是正面更加猛烈的攻击。芥川龙之介吞下半口本要吐出的鲜血,用尽力气驱使黑兽攻击窄巷上方的电线杆和悬挂物,重物轰然倒下,空气中弥漫起粉尘。

  芥川想过,自己可能会死于这次任务,自从那次之后,他深知上级对自己的看法。在港口黑手党里,带来过多负面效应的棋子,就算他再怎么强大,若是不能带来利益也终究会被抛弃。

  芥川龙之介本以为,不好的预感是告知自己的死期,然而——

  “芥川,撤退!”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入口处传来,乱弹仍旧飞射,芥川来不及回头看,只是先利索地侧身一个翻滚找到了遮掩物,这才看清来者是中原中也。是援军。

  虽说这是一种耻辱的事,但是像武装侦探社那个没有脑子的人虎一样莽撞冲上去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芥川,下面交给我!还有…”中原中也面色凝重,正当他在说话时,一颗飞弹砸落在不远处,“刚刚接到消息,太宰那个混蛋,他终于死了。”

  话音刚落,中原中也就转身投入战斗中去,话在炮火声中显得格外难分清,就像产生了幻听。芥川也起身助力,黑色的巨兽吞噬掉迎面而来的子弹反弹回去,用力过猛,肩胛骨被子弹打中之处传来沉沉的断裂声,随后,一切归于沉寂。

  “中原前辈……”芥川咳嗽着,“您说什么?”

  “太宰治,死了。”

  简单的音节传入耳内,大脑立刻一片空白。太宰先生死了。芥川站在原地,中原中也也没有再说别的。死亡的原因,死亡的时间,死亡的地点,一切事后的追寻都显得无所谓,死了就是死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知道了也不会让死人复活。

  太宰治,死了。

  芥川觉得喉咙发痒,不知是不是陈年旧病发作,咳嗽声划破死寂,咳嗽带动身体,撕疼了背后的伤口,习惯疼痛并不代表不会疼痛。紧接着,芥川面前的地上,一摊几近黑色的脏血,将地面染成了深色——他终于将那时候咽下去的血吐了出来。

  所谓天塌了的感觉就是如此,像重要的东西从身子里被抽走。但是芥川慢慢地抬起手,擦掉嘴角残留的血液,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安静地走向敌人们的尸堆
检查着是否还有谁尚存一气,收获了几个俘虏,然后沉默地离开。

  中原中也看着芥川一系列的动作,始终也没有别的声音,他看着芥川,然后摘下了帽子。
 

2.
  没有回到港口黑手党总部,芥川独自去了武装侦探社。他对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好感,但那里是太宰先生最后工作的地方。

  乌云遮蔽了天空,就连带来不详预感的太阳也被遮蔽,小小的雨滴掉在地砖上迅速被吸收,紧接着,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行人们开始奔跑,四处寻找避雨的位置,样子滑稽可笑。芥川还是那样走着,不快,不慢。他任由雨水打落在头上,脸上,肩上,身上,因为就算这些雨点是子弹,他也毫不畏惧。

  芥川龙之介想起了当年还在流浪的时候,淋的雨可不少,流浪儿中因为抢夺一个没有雨的地儿而大打出手那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因为怕被雨淋湿,淋湿容易生病,生病就会死。但是芥川他不能死,他有他的妹妹,有他的同伴。就算被人成为无心之犬,或许一开始还是有一点点感情的。况且,他不想死,想要活下去。

  在遇到太宰先生之前,生命的价值模糊不清,拥有这个老师之后,芥川才明白活着的意义。

  可是这样一个告诉自己活着的意义的男人,却比谁都更加渴望死亡。太宰先生,是自杀成功了吗?芥川龙之介停下了脚步,他站在武装侦探社门口,半晌,他径直步入大门。武装侦探社的人都到齐了,但这一回没有人阻拦他。芥川看见了泉镜花,镜花还是带着那部手机,还有人虎,甚至看到了武装侦探社的社长,他们一个个都身着黑色正装,无声地向人告知太宰的死亡。

  这一次是真的了。

  芥川龙之介走到一桌空荡荡的办公桌前。他敢确信那是太宰先生的位置,因为他看见了太宰先生标志性的遗物,那是几卷没有拆封的绷带。太宰先生在港口黑手党时就很经常受伤,常常绑着许多绷带,不敢冒昧地询问伤的原因,但是知道太宰先生对于这件物品的消耗量是很大的,所以随处都会放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芥川伸手要拿,去拿那些绷带。

  “喂!你……”中岛敦要上前阻拦,被镜花拉住。

  芥川没有理会,他只拿走了一卷绷带,默默地将绷带拆开,像当年太宰先生做的一样,将绷带缠在手臂上,然后,像来时一样安静地离开。

3.
  一把枪,两盒子弹,几件换洗的衣物,一张国际通用的信用卡,芥川合上了还有许多空间的旅行箱,乘着夜色走出了港口黑手党的大门,他做好了独自寻找太宰的准备。

  他有些头晕,但是强行打起了精神。

  大概是白天战斗消耗了过多体力吧。

  不是无人发觉,是有人心照不宣似的刻意放行,太宰的死讯传遍了港口黑手党和特务异能科的高层,森鸥外怕是早就知晓。

  芥川坐在行驶向机场的出租车上,合眼小憩。本来遇上这样的事情,众人都以为芥川会发疯,贯彻他的行为作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谁知芥川异常冷静。因为他总觉得,太宰先生不会就这样死去。但是,像那次,鲸要陨落于横滨,中岛敦说,太宰先生也会死去。那时候,芥川龙之介的心脏几近停止。

  的确,越是强大的人越容易被忽视的一点是,他们毕竟还是人,是血肉之躯。

  那时芥川就开始思考,太宰先生真的死了会怎么样。芥川是个聪明人,他不会盲目,可是他任性且执著地相信太宰治那个男人绝不会轻易死去。即使失踪,即使全世界人都认为他死了,芥川龙之介也不会相信,他会去寻找,直至看见尸体。

  说起来,这已经是太宰先生第二次消失于世界人的视线里了。

  安静的出租车行驶出市区,进入较为偏僻的郊区。这时候,芥川的手机铃响了,来电显示是为泉镜花。芥川通过车前悬挂的镜子看了一眼司机,果断地掐掉了电话。镜花的手机号还是没有更换。

  芥川龙之介拧着眉头,靠在窗上望着风景,此时此刻,他已离市区越来越远,远远望去,横滨的城区灯光明亮如昼,就像天地相接的地方燃起了一道火墙。

  手机又振动了。芥川不耐烦地打开来,是一条短信。

  头疼的更加严重了。

  “芥川,你好,我是中岛敦。希望你先能冷静,请节哀。虽然我也不相信太宰先生已经死去。”

  “听说你已经动身去寻找太宰先生,所以我想将我知道的一些线索告诉你。”

  “太宰先生死亡,是特务异能科的说法。社长和江户川乱步前辈都认为这样判断过于草率,虽然在太宰先生住处留下的血液超过了可接受的数值,并且经过DNA检测,这些血液的确来自先生。”

  “我们抱着悲伤的心情搜索先生的住处,发现一封藏在抽屉深处的信,具体表达如下。”

  “我想去寻找生命的意义。但我已失去做人的资格。我不再是现在的我。”

  “这三句话似乎能构成一个完整的句子,可是读起来并不顺畅,有些怪异。”

  “我们顺着太宰先生生活过的痕迹寻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他的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的踪迹。并且我们无法解读他留下的话的含义。”

  “接下来的路会很困难,我们都在努力寻找太宰先生,但是直觉告诉我,只有和他接触时间长,并作为他唯一的学生的你才有能力找到他。你是很关键的人,想必你也知道,太宰先生其实早就认可你了。请你务必保重。”

  芥川盯着信息,片刻,按下了删除键,销毁了中岛敦的信息。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样的消息。

  夜晚一如既往的寂静,芥川完全合上了眼,稍作小憩。
 
   不久,机场到了,芥川从汽车后备箱中取出行李箱,径直走向机场大厅。

  乘坐飞机可以让人最快地离开一座城市,先从这里开始,同时派人监察其他交通点,或许可以拦截或者查出太宰先生的下落——如果他还活着、并离开了这座城市。

  他不信。芥川想,或许太宰先生去了别的城市。一定还活着。

评论 ( 3 )
热度 ( 9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