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今日世界最美丽的是牺牲者(4)


  纸门开了一条缝,太宰治坐在榻榻米上,望着门外淅淅沥沥地下着的小雨。今天,他特意在白天也醒着,因为乌云和细雨遮蔽了阳光,无法伤及鬼那畏光的皮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太宰虽是吸血鬼,但他热爱着白天,或许只是因为光明在他生命中是那么少见以至于可贵。

  而他身旁这个熟睡着的孩子——他是人类,拥有白天和黑夜的人类,拥有温热血液的人类。芥川龙之介,一个富有生命力的、人类的孩子。

  太宰只是坐着,没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只担心惊扰身旁熟睡的小孩。在昨夜的月亮即将落下时,太宰才从红叶的店里回家,那时芥川已经睡着了。

  说起来,芥川银已经和从海外回来的森欧外、爱丽丝出去有一天了,今天也该回来了。只是清晨过于寂寞,大好时光竟没有个可以说话的人,不觉妄活了百年光阴,不知生为何义。

  这是,被窝里的孩子动了动。芥川醒了。这是他来到太宰治家的第二个早晨,也是他第二次睡地这样安心。

  芥川看见恩人早早起来,觉得有些莫名的愧疚。

  “早安,芥川。”太宰看了看这个孩子就算睡觉也要带着的那把短刀——这时候正被芥川藏在睡衣的宽大袖子里。太宰其实早就知道刀会被芥川拿回去,昨夜回来时看见新添的刀架上空了,更验证了他的猜测。这把刀对于芥川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早安,先生。”芥川不知怎样回应,过了一会儿吐出了几个音,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芥川不擅长与人交往,一是生活环境不允许他有与人交往的太多机会,二是本性所致。如今遇到这样一个神秘的陌生人,或许还不能称作人,收留了自己和妹妹,更不知如何应对。

  外面还在下着雨,乌云仍旧压着蓝天,只透出一点柔和的光线。不过好在这些黑压压的乌云,吸血鬼得以拥有白天。
 
  “芥川君,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太宰贴心地没有再看着芥川,转而看着门外的雨打落在阶前青草上,一滴一滴地落下,再消失于泥土中,“我叫太宰治,怎样称呼都好。”太宰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没有告诉芥川自己是鬼,即使芥川已经知道。

  “是的,太宰先生。”孩子回答到,礼貌地不像一个生活在荒郊野外的流浪儿。只是,他时刻攥着他的刀,戒心仍旧存在。

  “芥川君,帮我缠一下这个…”太宰回过头,眨了眨眼,看着人类的小孩。他拿起了一卷绷带,递到了芥川眼前。芥川接过了那个东西。

  那是舶来品,是森欧外从异域医馆中得到的货物,用途类似于一般人家遇到人受伤时常用来包扎或是固定伤口的干净白布,只是摸起来更有弹性,透气性也更加良好。

  芥川没有迟疑,也没有多问。太宰伸出了手臂,将和服宽大的袖摆往上推了推,露出的是一大截布满细小疤痕的皮肤。芥川意会地将绷带一圈一圈缠绕在太宰的手臂上,他看见了那些疤,然而并没有很惊讶。他记住了,昨天傍晚,中也说那是被太阳灼伤的痕迹。只是太宰的疤没有那么大而已。

  芥川龙之介小心翼翼地缠着绷带,严谨认真的模样不像个小孩,当最后一圈缠上,他似乎悄悄松了一口气,有些小声地说到,“好了,先生。”

  绷带其实是用来防止晒伤的。就算是阴雨天,也要分外小心。

  “很好嘛。”太宰笑了。他从榻榻米上站起,对着门口伸了个懒腰,“所以芥川君,带上你的刀,跟我去一个地方。”
 
话来的很突然,芥川一下没有缓过来。罗生门?自己明明藏的很好的?

他抬头,太宰治已经到了门口,只好匆匆忙忙跟上去。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