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中秋的妖狐面具

○无异能设定。

 
  芥川朝着手心呵着气,稍作休息后又急匆匆地朝着人头攒动的那处跑去。

  夏天渐渐离去,秋之女神带走了燥热,送来丝丝凉爽。这并不是件好事,对于贫穷的流浪儿来说,夏天过了是秋天,秋天之后就是冬天了。

  冬,意味着寒冷。没有足够的衣物来御寒,没有温暖的房子以遮蔽风雪,那么一来,剩下的就是寒冷与病痛的百般折磨。 

  不能想那些——芥川龙之介摇了摇头,他加快了步伐试图赶走那些不好的想法

  中秋节是大节日,按照惯例,在公园会有烟花祭奠来庆祝一年一度的中秋团圆节。到那时候,自然会有小商贩摆出摊子卖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那么一定可以找到狐狸面具。对,最常见的妖狐面具。

  银病了,据说是很严重的肺病。芥川没有钱带妹妹去看医生,但是看那样子......这估计,是银和自己最后一个中秋节了。

  银说,她想要一个妖狐面具。但是她倒在报纸堆成的床上,咳嗽不止,呼吸急促,起也起不来了。

  兄妹两人虽然贫穷,但是遇到这种不要钱的烟花会时,也会去看看,就算看看,也能觉得心满意足。他们本来不会浪费钱去买那些小孩子们喜欢的东西,更不要说买一个做工粗糙、放置久了就会坏掉的妖狐面具。

  就算那是大师级的工艺作品,他们也不会想要。

  那些东西不能填饱饥饿之人的肚子。

  但是,这或许是芥川银最后一个心愿了。

  芥川龙之介顺着人流来到了公园的中央,他攥紧了手上仅有的几枚铜钱,望着来来往往身着盛装的人们,眼中没有羡慕,仿佛只是两个空洞。

  芥川和别的流浪儿不一样,他不会去羡慕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会为了生存而和其他流浪儿拉帮结派地行动。芥川总是冰冷冷的,唯一接触的人就是他的妹妹芥川银,银也和她的哥哥芥川龙之介一样,不喜和他人有过多的来往,但没那么令人感到害怕。

  贫民窟的人说,芥川龙之介像一只没有心的野狗。他总是独来独往,做事也是恶狠狠的。也的确,就算他不和别的流浪儿交好,却也能存下去,这得益于他出众的打架技巧和作为一个孩子来说过于灵敏的大脑。但他并不会无事生非,含有恶意地去挑起事端。可是就算这样,人们也对这个孩子怀有别样的惧意。

  芥川踮着脚尖,拼命地去看摊子上放着的东西。人太多了,芥川不够高,也不能像那些备受家长宠爱的孩子们那样骑在父亲的身上去看。

  人们推搡着,向前挤着去买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芥川龙之介从人们的腋下穿过,终于挤到稍微前面一些的位子。

  不知是上天垂怜这个贫穷坚强的孩子还是什么,他看见了一个妖狐面具——那是最后一个了。

  “请给我拿一下这个!”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吵闹的环境中凸显,随后,面具被拿走了。

  一个孩子,从装饰华丽的荷包中拿出了一枚大而圆润的硬币,他买走了最后一个面具。

  不......

  芥川在心中呐喊,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不是说没有别的摊子没有面具了,只是芥川手上的钱不够去买那些剩下的价格较高的面具了。

  虽然还没有开始放烟花,但是人已经很多了。再去挤另一家的摊子,到时候就算还有面具也买不了了。

  病重的银,不能满足最后一个心愿了。

  “嗨,怎么只有一个人?”

  有一个男人,穿着印染华美的浴衣,他拍了拍芥川的肩膀。

  “怎么只有一个人?”他再问了一次。

  芥川皱了皱眉头,他的眉毛很淡,在光下几乎只能看见眉间的肉拧在一块。芥川准备走,他觉得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

  “和家里人走散了吗?”男人笑眯眯的,他把手从芥川肩膀上拿开。

  他也是一个人。

  芥川突然想留下,他回头端详着这个男人。这是一个俊美的男青年,身材高,照理来讲,应该会有一个美貌如花的女伴或者与其相称的几位风度翩翩的友人同行,在这种团圆的场合,只是一个人,也甚是奇怪。

  灯火从公园长街的尽头亮了起来,一盏盏灯都焕发着温暖的光彩,犹如人间仙庭,穿着华丽的人们更为美景增添了几分乐趣。人亦是景,景亦是人。

  “是没有家人...是家人没办法来?”那个男人好像神仙一样,竟猜中了事实,不知是不是歪打正着。

  芥川顿了顿,点了点头。他的手心里还紧握着那几枚铜钱。

  “那正好,一起看烟火吧,我也是一个人。”男人蹲下来,仰视还没长开的芥川,他的眼神像狐狸那般狡猾,媲美过那一个个神秘的妖狐面具,‘但是可别捣乱哦,我可不会管你。’

  芥川犹豫了一下,他不知怎么的,重重的又点了点头。

  男人牵着孩子的手,他们两个走向了公园的中心。

  芥川没有讲话,他只是在路途中好奇地左右看看。

  这时候的芥川,像个有人疼爱的孩子。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独自来到烟火会的目的。芥川的目光不断在摊子之间游离,他在找,在找最朴素的妖狐面具,最廉价的妖狐面具。

  “你想要那个吗?”牵着芥川手的男人突然停下来,他指着一副美丽的妖狐面具。

  以白为底,红色的眼线在眼眶周围点缀着,眉心画着火焰纹章,闪亮的金色颜料和红色的混杂在一起,显得如梦如幻,就连材料也不像是纸质的;红色的细绳从两旁穿过,尾端坠着一个金色的铃铛。

  那一定很贵。

  “不,我只是看看。”芥川说。

  芥川不想麻烦别人。

  “不是送你,和我交换。”那个男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他还是笑眯眯的,不带半点恶意。

  “我没有钱。”芥川移开视线。

  “真的不肯交换吗?”男人诱导着,芥川感觉有些不自在,‘那我再满足你一个心愿,加上这个面具。’

   芥川抬起头。

  “你愿意交换吗?”

  “什么心愿都好吗。”芥川想着垂死的妹妹。

  “是的。”

  “好。”芥川答应了。

   “走吧。”男人拉起芥川的手,走离了热闹的中心。

   “去哪里?”芥川问。芥川还想说,还没有一起看烟花,但他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回家吧。”男人停下,转身,像变法术一样,拿出了那个原本挂在摊子上的妖狐面具,“这个送给你了。”

  芥川接着面具,他感到一阵欣喜。猛然间,芥川发觉,他获得了感情,通过奇怪的方式。

  突然,芥川开始咳嗽,喉咙深处不断传来痒意。大概是被妹妹传染了吧。

  “回家吧,芥川君。”男人松开了芥川,走向了背离烟花庆典的方向去。

  芥川有些疑惑,他本想喊住那个男人,想说自己拿来交换的东西还没有给他,可是芥川一张口,他就咳嗽不止。

  芥川咳出了眼泪,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等他缓过劲,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声巨响,开始放烟花了。人群在芥川面前迅速的移动,那个男人似乎从不曾来过。

  芥川只好回家。

  到了“家”后,他本想赶快把面具给妹妹,谁知银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健康的样子好像没有生过病。

  芥川还是把面具给了银。

  然后,他开始咳嗽。

  然后,他发觉自己似乎拥有了一些感情。

  他会欣喜,会伤心,获得了感情之后,他开始更加理智。生活似乎变得轻松了一些。

  银的身体也好了起来,能和自己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团圆之节。

  但他不能忘记,那天中秋的烟花祭上,那个男人。

  芥川想去追寻他的踪迹。

  时隔期年,终于有那么一天,芥川想起了,那个男人狐狸一般的眼神、和离去时狐狸一般的敏捷。他突然懂得了,为什么那个人什么都知道。他也明白了自己拿来交换的东西是什么。

  于是,芥川他不再追寻了,但是还是在寻找,那位妖狐,想与他共度一个团圆之节。

p.s.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 ( 4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