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人间蒸发(6-7)

 6.

这个女人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芥川心里希望她还活着。

  芥川龙之介从未想过,世界上竟还有这样的人。

  他掰过那女人的脸,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从不知道太宰先生,竟然还有个姐妹吗?那张脸,几乎一模一样,那和女人的脸和太宰先生的几乎一模一样。除去男性和女性基本的面部差别,芥川前边的这个女人可以说和太宰先生长得一模一样了。

  芥川探了探女人的气息,还在,不是,几乎没有。他也知道探息这种方法并不可靠,就准备去试她的体温。就当芥川伸手时,他的手被那个女人抓住了。

  “嗯……?”女人微微睁开了眼“芥川君是要耍流氓吗?”女人张口说话了气息扑到芥川的脸上。带着很浓的酒气。听见了这一称呼,芥川龙之介跳很快的心又跳的更快了。

  其实芥川早应知道用罗生门来试探是没用的,不然也应明白眼前的女人不是太宰。因为刚刚救她时,罗生门是触到了她的身体,结结实实地将她带离马路,要是她是太宰,罗生门在碰到她的那一刻就会立即消失。

  因此可以推断出她不是太宰。

  可是为什么罗生门对她毫无伤害?罗生门可是穿过了她的身体,只是,没有伤到她的原因是罗生门像穿过空气那样穿过了,穿过了她,她是谁,这也是异能力吗?

  这个女人的任何一点都足以点燃芥川的怒火。他揪起女人的衣领,质问道:“太宰先生,他在哪里?!”

  女人只是静静地盯着他,然后露出游刃有余的、似乎还带着些许嘲讽、轻蔑、得逞的微笑——就像那次太宰为了拿到关于人虎买家资料假装被抓住时的那种笑,胜利者的笑。像极了,像极了。

  芥川不想打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但他意识到时,拳头已经落下。而那个女人则是结实地挨了这一下。血从她嘴角流出,她摔在草地上。
 
  芥川颤抖着,失了神般,也倒在地上。她明明可以躲开,那次也是,太宰先生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的?为什么?而且明明可以早些告诉自己已经被认可了,为什么却要等那么久?太宰先生,为什么?为什么就连你失踪了还要让一个和你长这么像的女人来……

  这是他第一次获得,名为绝望的感情,懦弱得不像那个名叫芥川龙之介的男人。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在哪里……”几近嘶哑,芥川喊着。

  “太宰就在这里。”忽然,那个女人气若游丝的声音传入芥川耳内,他打了个激灵。

  熟悉的眩晕感袭上大脑,芥川的意识停留在了这一刻,然后,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7.

  芥川睁开眼时,自己已经是躺在了港口黑手党总部中自己的房间的床上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全身像是被重塑了一次,昨日大脑疼痛眩晕的不适感消失地差不多了。

  动了动四肢,一切正常,除了身体有些沉重外别无异样,不过芥川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色有多么苍白。

  熟悉的床,干净的天花板,朴素的布置,这里的确是他的房间,现在是在港黑。芥川再次确认了一下所处的位置。

  不过,他有些惊讶。

  他不清楚自己晕倒后发生了什么,更别说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

  芥川努力去回想之前的事,还好,都记留上了----为了去寻找太宰先生,亲自去调查了横滨机场,没有收获,下令让樋口一叶监视各个交通复杂的地方,并且守住机场,之后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一名与太宰极其相似的神秘女子……然后不知怎么地晕倒了。

  他觉得遗漏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与太宰先生有关,也与自己晕厥有直接关系。

  莫名的焦躁感涌现。

  芥川抬起手。他看了看小臂上那条太宰遗留下的绷带。这仿佛是太宰先生留给世人最后的信物了……

  不能这么想,芥川止住了坏的想像。

  现在要做的是理清思路。还有就是,确认是否被下了毒。

  这也是黑手党之间流行的法子:给敌方的间谍、被抓的俘虏强行注射毒品、病毒以损害其身心。这样一来有时可以直接毁掉一个骨干从而毁掉整个组织,或许通过药物弄到想要的情报。

  芥川从年少时接受太宰的训练,自然懂得这些阴招,他明白失去意识是多么可怕的事。在非安全情况下失去意识,有时比死亡的损失来地更大。

  “喂,樋口。”

  “前辈,我在。”

  “总部的医疗人员在吗?”

  “稍等……不在。前辈伤地严重?”

  “不,没什么。”芥川停了停,他在思考怎样说清现在的情况,片刻决定不说“带上抽血样的工具来我房间,马上。”

  “是。”

  樋口一叶没有多问,她明白芥川的脾气,但她听地出发生了什么。她挂断电话后立刻前往医疗用具室,一边向医务人员要了化验室的权限。她想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验毒了。

  她不禁开始担心,昨天的战斗中芥川究竟伤了多大。

  另一边,芥川龙之介躺在床上,他开始回想,一遍又一遍地回想。何天单独执行任务,最后在中也的支援下完成任务,同时接到太宰先生的死讯,傍晚前往武侦确认了消息是否可信,并在前往机场的途中得到中岛发来的线索,然后就到了深夜,发生了那事。

  看似经历了很多事,不过也就一天的时间。

  芥川不是没有过这样忙碌的经历,相反还多了去了,但也不见哪次会晕倒。

  以及那个女人。

  芥川怀疑她是间谍,但又不是,直觉告诉他的。去救她那会儿也是。但是自己在那时居然晕了。

  若是身体无,那么留下的可能一是被人突然袭击,二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等等,刺激……

  “太宰就在这里。”

  芥川想起来了,昨天,自己头晕了很多次,再见到那个女人后因为她的那句话,信息的负载过大,所以就…
  那么,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那个女人不可能进了港黑。

  可能是樋口去机场的时候顺路把自己带回来了吧,等会儿去问问她。
 
  芥川闭上了眼睛,持续的眩晕感完全消失。


——————————
其实我是很希望有小可爱能留下一些下面剧情的猜测的。[真诚]
悄悄地留了几个有用的线索,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
顺便塞了很多无关的线索误导。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