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我们那天仍未知道的植物的名字(1)

·花店老板宰x山葵(芥末)精芥

·ooc无脑甜

·无异能设定

景天科的观赏植株娴静美好地端坐在一排排货架上,饱满圆润的叶茎仿佛可以掐出水来。这是近年来热卖的多肉植物,不少同行都应为这些惹人喜爱的植物而发了大财。

太宰治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里,手上拿着个游戏手柄啪嗒啪嗒地飞速按键,屏幕中的人物动作迅速,灵敏地躲开了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攻击,等到队友到齐,上去就是给对面个团灭。

游戏界面停留在了胜利的图标上。太宰放下了手柄,舒活舒活筋骨,把目光移到了桌子上摆着的那盆奇特的植物上。

太宰从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读下去了,而是在外面开了一家花店。

当然,光靠这个是吃不饱的,但是时间自由,工作又不那么幸苦,太宰就在一段一段等待客人的时间里接了许多有意思的零工:帮邻居家看管宠物(狗除外)、帮在港口打渔的大爷处理多余的螃蟹...还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活,比如这次,是游戏代练。

太宰只挑有意思的工作,那些工作有时候甚至看起来荒谬极了,但是太宰每一次都能完美地完成。

话说回来,太宰已经看着这盆盆栽很久了。

这颗植物的叶子看起来像萝卜叶,但又不是萝卜。

太宰得到它,不是从哪家店里买的,也不是谁送的,而是从花卉市场处理残花死花或是时隔已久没人购买放在那里占位子的花卉的“垃圾场”里挖来的。

这颗植物,太宰叫不出名字,它没有任何特色,没人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花卉市场。它是那么的不招摇,在一堆残花败柳中,它没有除了绿色以外的颜色,但是只有它是长得最好的一颗。

大多数花花草草都习惯了娇生惯养的日子,一到了这种地方,只有一条路:苟延残喘地等死。但是这颗植物,它不但没有一天天地虚弱下去,还越长越旺盛了。

像是拥有与生俱来生命力的野草,不像是高贵的花。

它活在了这种糟糕的地方,然后,太宰看见了它。

太宰治本来只是心血来潮想去找一些半死不活的花花草草看看能不能养活,谁知道看到了这颗东西。

坚强的不知名的野草被太宰挖回了他的花店,放在了一个阴凉的地方。

太宰轻轻戳了戳它的叶子。

“你叫什么名字。”太宰对着那颗东西说。

叶子抖了抖,好似听到了人对它讲话,然而只是一阵微风吹过。

“白菜?萝卜?”

没有刻意真想要去和一颗植物对话,太宰治也只是闲着无聊。他看了看表,中午饭点到了,于是他不再找那颗植物杀时间,上网敲了个外卖寿司便当。

没等多久,外卖到了,他撕开了包装袋,把酱油和芥末倒在了蟹籽寿司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绿油油的宛如白萝卜叶的叶片不太明显地晃了晃,然后,叶子仿佛竖了起来。

太宰吃完寿司,拿起包装盒准备丢掉。

突然,他好像听见了一点声音——那是人胃里空空导致肠胃蠕动发出的声音。

“咕…”

声音在安静的花店里显得格外明显。

就像鬼故事常用的那种套路,这里没有别的人,却听见了第二个人的声音。

太宰环视四周,他怀疑是自己幻听。

“咕...”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太宰眨了眨眼睛,想到了什么,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提着垃圾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店门。

他把垃圾丢在门口的垃圾桶,却没有马上回去,而是绕了一圈,到了店后门,踩着后门堆放的杂物箱爬了上去,透过门上的小窗向里望去。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店内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扫视店内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人。

会不会是躲起来了。

“……!!!”

太宰看见了堪称灵异的一幕:一个半透明的男孩的头出现在了那盆奇怪植物的上空,然后,渐渐的,头下面长出了上半身,腰,然后是腿。

场面一度十分惊人。

太宰不是胆小鬼,不像大学同学国木田独步那样对于这种事情似乎有着某样的迷信,他不怕鬼,但这不代表他看见这种诡异的场面内心毫无波澜。

他其实也只是小小的,吃了一惊而已。

太宰从箱子上爬下来,他跑到门口,然后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推门而入。

玻璃门上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

男孩同样惊讶,他迅速地到了柜台下面。他看起来没有穿衣服。

他躲在柜台下,背对着太宰治,只露出大片大片雪白到苍白的皮肤,好像长期营养不良的人那样。他有点发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

太宰咳嗽了一声,背过身去。

“哦...你是......”太宰尽量把声音放的轻柔些,他本想问这个孩子刚刚那幅奇怪的场景是怎么回事,转念一想又闭口不谈,他改口问到“哪儿来的…?”

那个孩子没有说话,他保持着原样一动不动。

太宰转回来,走上前去,蹲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肩上。

“哪儿来的。”太宰又问了一次,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

那个少年还是没有回头,也没有答应一个字,但他咽下了一口唾沫,看得出还是很紧张。

太宰见状,干脆不问了。他站起来,走到水龙头那儿,用水壶接上了一壶水,然后旁若无人地给那颗奇怪的植物浇上了水。

那个孩子回头了。

他的眼神给人一种奇异的感受,不是惧怕,却让人觉得别扭,怪异,看起来和任何一个常人都不同,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感情。

“在下,芥川。”

他终于张口了。

“那,它呢?”

正在浇水的太宰看着眼前的人,指了指盆子里的植物。

少年把头移开,似乎不想和太宰对视。他抿起了嘴唇,咬紧牙关,做好了什么也不说的准备。戒备之心油然显现。

不过,他正了正太宰治刚刚给他披上的大衣。

“好吧,当做我什么也没问过。”太宰冲着芥川笑了笑,“我看你也没处可去,不如留在我店里帮忙吧?”

“不是白白收留你,你要替我做事。”

“如果做不好的话,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首先要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太宰想着,这个孩子或许很有趣。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