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人间蒸发(17)

•接下来是糖糖糖
•感觉过于温情……会不会ooc

  做梦,一定是做梦。芥川愣住了,他甚至不敢直视太宰治的眼睛。

  “芥川君,还在害羞吗?”太宰早就退回了原位,隔着一段距离打量着不知所措的学生,用他从未对其展现过的温柔的目光将其包裹。太宰勾着嘴角笑着,他似乎很满意现在的情况。

  无数疑点构成的阴霾被这一束阳光刺破。如果说一开始芥川还在担心这些天来的问题,那么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了、他只想着太宰先生。

  ——哪怕先生说他已经死了。

  “!!!”芥川的大脑随着心跳的加速跳动也加速了运转,不可避免,他又一次注意到了那句话,太宰先生平静地说,我已经死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当做是芥川君你默认同意了噢…”

  “等一等!”芥川打断了太宰。

  他必须弄清楚,尽管他隐约感觉到,弄清了事情或许会让现在的美梦破碎成一块块碎玻璃。

  是,他爱他的太宰先生,但这或许不是真的呢?或许…或许不是这样的。

  芥川莫名地感觉到心情沉重,方才的脸红心跳变成了一阵阵刀绞般的疼痛,每一拍的心跳就像是一拳拳的重击。他想知道真相,听太宰说出真相。但他又不想,他不想……

  不想再次眼睁睁地看着太宰先生离开。

  “先生……在下……”话到了嘴边,芥川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人,加上事情的复杂,他不知第几次地说不出话来。

  太宰没有回答、没有打断,也没有继续给予他的好学生阳光般温柔的目光,他近乎残忍地收起了笑容。他似乎想听他的学生、他唯一的学生、他爱的人,说完全部的话。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也的确没有任何不悦的心情,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芥川说出后面的话来。

  “您在欺骗我,太宰先生。”

  太宰沉默了一会儿。

  “……是。”

  “鄙人没有见到您。那天在机场附近的是一个女人。”

  太宰合眼听着,他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于是,芥川继续说。

  “第二,您不会不知道吧,”芥川咽了一口唾沫,过度的紧张更加导致喉咙干涩,但他没有咳嗽,只是稍加停顿,“说起来可能荒谬,但是的确发生了,在下在夜间听见了您的声音,千真万确,先生。”

  “是您的……绝对不会错。”

  太宰睁开了眼,鸢色的眼眸直视芥川龙之介。

  “……是这样的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刚才也是在欺骗在下吧……不可能的就是不可能!您更喜欢的部下不应该是人虎吗!凭什么!凭什么!”

  毫无征兆地,芥川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眼泪溢出,声音几近嘶哑。他冲上前,揪住了太宰治的领子。

  “都在骗我!”

  芥川的手渐渐软了下去,“……樋口也好、中原前辈也好……什么也不和我说……瞒着我……先生!先生!您也一样……您……”

  “停下。”太宰开口了,声音低沉。

  “芥川君,我爱你。”

  “一遍,够吗?那好,第二遍,我爱你,芥川龙之介。”太宰把芥川的脑袋按在了自己胸口,他能感受到芥川身体有多僵硬,  “放松……”

  芥川,绝不是个软弱的人,相反,他是一个比谁都坚强的人。但他在哭,他抽噎着,抽气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又渐渐小了下去。太宰治拍着他的肩膀,心里估摸这这些年芥川长高了多少。

  “……好了,芥川君,你听见了吗,我的心脏它还在跳……好,我没死,我骗你的。我还要让它继续跳动,直到你愿意和我殉情。”

  芥川的情绪渐渐稳定,太宰还是没有放开他。估计芥川看见太宰的脸,又会不知道怎么样吧。太宰的手臂环住了芥川龙之介的腰,“你做梦了,那是梦,其实你没有去机场,樋口没有和你说太多——她是个好女孩,她不想看你着急,也不多嘴,准确的来说,樋口一叶小姐是一个好部下。”

  “说到敦君,他毕竟不是我的学生。我的学生只有你一个,芥川龙之介。”

  “你不知道的事有很多,如果就这样妄下结论,未免太草率了。”

  “我见到你的时候,正是承认了你的天分,我不会带一个毫无前途的人回来。”

  “……这也是我的错,我似乎滥用了你对我的执着。”

  芥川听见太宰笑了,不过笑声中带着些苦涩。

  “我多么担心你会活不下去,我的小笨蛋君。”

  “只有这样,你才可能变得更强,才能真的在这种鬼地方活下去,一年、两年……我想,如果我走了,你或许可以在这儿,安心地生活到死去为止。”

  “嗯,安心这个词……算了,就这样用也好,虽说港黑说实在不是个令人安心的地方。”太宰的手指插入芥川的发间,揉了揉芥川的发顶。

  “……所以,我可以预订,芥川君你和我择日殉情吗?”

  “就算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让你相信,也请你相信这一句话好吗?”

  “就这一句,就够了。”

  “一起死去前剩下的日子,和我度过。我爱你,我的小笨蛋君……”

  芥川没有把头抬起来,他也没办法把头抬起来——他被太宰治按着动不了了。被咖啡弄得脏兮兮的花领结到现在也没有去换。

  布料之间,传来一声不那么清晰的声音,“嗯。”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