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人间蒸发(21)

⚠️·略微沉重.

⚠️·剧情直白.

21.

亲吻是突然的,但是看起来似乎也是顺理成章。舌尖触碰的感觉是那样真实可感,舌头上的万千神经无不在提醒着芥川,这是真的,是真的。

可是,太宰先生说,他死了。死人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鬼吗,可笑。

思绪旋转,盘曲缠绕,最终成为一团麻。芥川推开了眼前这个自称是太宰治的男人。

“请不要再戏弄在下了,这不是好玩的事情。”

“我没有骗你,”太宰抽了一张纸巾,擦干净了自己嘴角多余溢出的液体,又抽了一张替自己珍视的这位学生擦干净,的确,就这样放着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芥川还是紧紧绷着神经,被太宰擦地一下一下往后退,样子有些好笑,太宰继续说,“但是我没有想过拉你一起死,这一点也不浪漫。”

“……什么?”

“这绝不是殉情。”太宰的嘴角抽了一下,芥川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太宰的苦笑。

芥川一头雾水,他耐着性子继续听着。

“……我不想说,对任何人都不想说,但是我不得不说,芥川君,你愿意听我说吗?”

太宰治停下了擦拭的动作,他把用过的纸巾准准地丢进了垃圾篓里,然后,他深深吸一口气,眼神严肃的很,无意之间又流露出莫大的悲伤来,“芥川君,有没有想过,异能力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芥川合起了眼,看那样子,好像在思考,“抱歉先生……在下没有。”

“不用说抱歉,我也没有,我曾经也没有。所有人都没有想过,这不是你要抱歉的。可是,为什么异能力会存在呢?”

“再来,异能力来自哪里,又有谁知道呢?”

芥川望着老师的眼睛。此刻,那双鸢色的眼就像一潭泉水一般深沉但清澈,那是因为有着隐藏在深处的源头在赐予它力量——好似全世界皆为一片泥沼,只有这处才是干净的一般。太宰治从一开始就知道、看透地太多。

“芥川君,最开始使我与你产生交集的是你的异能,我看重的是你身上的能力。或者,说地过分一点...”太宰顿了顿,想到了什么,又继续言到,“你唯一强大到地方,只有你的异能力,能让你活下来,在那种环境中还能存活那么久的,不是别的,只有你的异能,仅此而已。没了它,你和他们没什么差别。”

被否定了。芥川听着,他其实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内心波动了,但还是稍稍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芥川恨太宰,恨的就是这样的直白和这样的一针见血。

是的,一针见血。当时的芥川,除了略高于同龄人的头脑和具有强大攻击性的异能力以外,便无其他的优势了。芥川的确心性早熟了些,这是他骨子里带来的,但比起真正成熟的年长者,小孩子的早熟聪明也仅仅是小聪明罢了,再加上他的体质偏弱,常年患着呼吸系统疾病,说到底来,让他能比别的小孩多活那么久的,也就是罗生门了。

不过,说到否定,方才太宰那番话也只是否定了芥川的开始。这种开始,芥川自己也是深深地否定了。无疑,他赞同老师的说法。

还有现在,还有机会。芥川暗暗想着,继续听下去。

“一个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为何而生的事物,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一直在苦苦思考生命的意义,偶尔也会想到别的事去,比如这样:异能力的意义是什么?

芥川君,我想说一件事,我相信你不会透露出去:在我武装侦探社的同伴们中,其中有一位最值得大家尊敬,不是因为他的异能最强大,而是因为他没有异能。这位先生没有异能,却有能力与一群拥有天赐异能的人们谈笑风生,他的才能达到了异能力的水平、又超越了异能的存在。这才是真的强大。”

芥川的眼睛瞪大了,他在大脑内快速搜索着武装侦探社的人员,试图勾勒出太宰口中那个强大的非异能者。

此时此刻,太宰垂下了头,他用手掌撑着头,好像撑着千斤重的东西一样无力。他看起来很痛苦。

芥川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把脑内的工作放下,缓缓地伸出双臂环绕了先生的身体,稍微试探了一下,没有得到反对,于是就将其稳稳地抱紧。

但凭现在的话,芥川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他的太宰先生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和烦恼,也不懂如何去安慰、去分担。于是,他也同他的先生一样,感到了莫大的无力。

到现在为止,太宰还是没有告诉芥川,自己死了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给芥川解释,这几天在芥川身上发生的一连串怪事是为什么。

良久,太宰开口:“……芥川君,不要去想这些了,好吗?不要想知道。就这样了,好吗。”芥川感到,太宰先生的腔调里带着哽咽。

太宰说完那句话后就一直没有开口了,气氛一层一层地凝重,芥川感到呼吸有些困难…熟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