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百里骨科]小猪佩奇

•sweet.

百里玄策靠在沙发上,他哥就在仅一墙之隔的卫生间冲澡,水声哗哗,听得一清二楚。玄策闭上眼,他能想到,在狭小的浴室里面,水从那个人的头上流下,坠落肩头,再顺着饱满的肌肉蜿蜒而下,走过腰腹…最后流淌在地上,有的水珠子没那么幸运,半路夭折,跌落在地,摔成一瓣又一瓣。

突然地,他不敢再想了,于是伸长了手臂拿来遥控器,换频道。电视的画面最终停留在某部和猪有关的热播动画片上,玄策放下了遥控器,又是向沙发上一倒,腿翘地老高在茶几上。

“…阿策,帮我拿一下衣服,我忘了。”

百里守约少有麻烦人的时候,他一向做事有条理。刚刚安置好自己疲乏身躯的玄策也不恼,坐直了身子伸着脖子,“浴巾要吗?睡衣?裤子?”

“嗯。”守约应着,他停了一下,好像有话没说出来,但也没再说了。这个嗯字从鼻腔伸出发出,湿漉漉地,带着水汽。

“给你。”百里玄策打开了浴室门,大大方方…不,他有些怕:在门开启的一瞬间,他哥大片大片光洁的背映入眼帘。

玄策迅速地关上了浴室门,然后直挺挺地坐到沙发上还保持着凹陷状态的那个位子,看着屏幕中的猪发出逼真的猪叫,然后哈哈哈哈地傻笑——可是他还是抹不去刚刚看到的那副样子。

不可描述。他哥的背,很好看的。

玄策拉开了易拉罐装啤酒的小铁环,灌了一口。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不就是个背吗,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喝着啤酒看小猪动画片,照理这个样子应该是看NBA、世界杯的。

不久,守约从里头出来了。他脖子上放着条毛巾,看上去头发还没全干。看见弟弟在看电视,百里守约自然而然坐在了他边上一起看,边看边拿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发尾。

“这什么片?”

“小猪佩奇。”玄策闻到一种香味扑鼻而来,是守约的洗发露。他不住往百里守约身边移动,这种气味不浓烈,但是很让人舒服。

“先别靠过来,我头发还很湿。”守约偏头说了句,然后往旁边挪了一点儿。

“不。”玄策跟着。

“你怎么了?”

“没有…”玄策说着,他觉得难为情,他知道,是有的,但是他忘记了想说什么。他在紧张,紧张到忘记刚刚在想什么。

“嗯...”守约没有注意,他也没再挪开了,任着弟弟黏在自己身旁。他认认真真看着电视。

玄策看着他哥,看那样子,他猜守约也对这部幼儿动画片产生了兴趣,于是他忍不住笑了——这真的很有趣,多大的人了还看动画片,还像听课一样认真。

当然,百里玄策忘记,他自己也不小了。

实际上百里守约也不是那种正经地要命的人,认识他的人都懂。但是知道守约实际上很有趣的人只有玄策一个。

“这猪这样叫,小孩子看了不会学吗?”在玄策的思绪飘到八百里外的时候,守约好像笑出了声音,冷不丁,接着就问了这个问题。

“嗯?”玄策顺手又开了瓶啤酒,递给他哥,“…德国黑啤,铠哥和我拼团买的。”

“猪叫。”守约接过啤酒,喝了一小口,“我在想你小时候如果看这个的话会不会学猪叫。”

白色的啤酒花粘在百里守约的嘴角,玄策看了有些出神。

“你说动画片吗?放心,我不会学猪叫的…”玄策突然想起来了,他刚刚想说的话,“哥,我想起来了。”

“啊?”守约放下啤酒。

“我喜欢你。”玄策盯着哥哥和自己一样的红色眸子,认真地说着,一字一句说着,“比乔治喜欢恐龙先生更喜欢,比佩琪喜欢跳泥坑更喜欢。”

“我喜欢你,百里守约。”

守约拿起玄策的啤酒,对着喝了一口,然后拿着易拉罐看了老半天,“…度数不高啊。”装傻没用。

绯红满上两个人的脸颊,玄策没有说话了。

沉默良久,百里守约把手指插入弟弟发间,轻轻揉了揉,“好吧。”

酒精总会给人带来奇妙的感受,百里守约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啤酒度数真的不高,守约也不是一杯倒,但是他觉得有点头晕。他任由玄策捧着自己的脸,对着嘴乱啃一通,顺势环住弟弟的腰。

这个动画片每一集都很短,很快播放到了下一集。电视里传来佩琪的声音:“我是小猪佩奇,这是我的弟弟乔治。”

玄策看起来很高兴,他把他哥弄得有些缺氧了。两个人的脸越来越红,红地发烫。

百里守约其实也很紧张。突然间,他说:“我是百里守约,这是我的弟弟玄策。”

于是,玄策学了一声猪叫。

“阿策,等等。”玄策被守约推开。

“什么?”百里玄策很委屈,他以为自己学猪叫被嫌弃了。

“我去穿一下内裤。”守约也想起来了。

他刚刚其实只是想让弟弟帮忙拿一下内裤。


评论 ( 12 )
热度 ( 174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