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华山X武当]当他们落进了洞里

•私设如山原创角色非npc.

“哧...穷鬼,拿着!”说罢,那个白袍白裤的道人解下了自己的外衣远远地抛给了华山少侠。

“道长?你这是为何?我华山弟子虽穷,但穷的一身正——哈嚏,气,不怕这点冻的!”

“还说不怕,啧,拿好了。你碰过的东西我不想要了,别丢回来!”

“哎呦呦,怎么了,怎么了?这么有钱啊?”华山的拿着武当道长的外套,翻来翻去,就像是山沟沟里的孩子拿到了城里的玩具一般高兴,“哎,这里还镶了个石头!你衣服上的宝石也不要了啊?”

武当不理,只是硬着头皮坐下了,然后开始调息。

他俩已经被困在这个洞里几个时辰了,外头的雪下了好几尺深。洞口不知被什么东西封死了,再加上雪给一涂,堵住洞口的那东西更是与这洞口粘的牢了——出去估计得等过了奈何桥吧?

“别啊,你就这样?我记得你不修体吧?我修的是劲体,比你能扛的。快拿回去吧,我不冷的,我们华山天天都是这个温度,师兄师姐他们饿的时候还能吃雪呢!你别这样啊……”

“住口,安静!”

“道长,你起来,这我不要!”

“给你了就拿着!”

“呵...好好好,听你的。”无奈,那华山弟子也只好坐下调息。他坐在了武当的旁边。

盘腿,合目,凝神,屏气。华山少侠感到气流从肢体末端上升回流,与此同时,一些小的外伤也在飞速愈合。武当的坐在他边上,看上去也渐入佳境,似乎没有理会他。

突然华山少侠感到肩头一沉,睁眼,武当倒在了他的身上。

糟了!

华山的连忙去探道长的鼻息:气息浮在表面,有一下没一下。

华山少侠一下就明白了,这是严寒所致,再加上他不懂,还偏要逞强把外套给自己,现在怕是已经冻伤了。

“武当还真是...人傻钱多。”华山少侠小声嘀咕着,然后他转身去翻找自己的乾坤袋,在一堆堆低阶的原石和宝石之间,他终于找到了那份胡辣汤。

他取出那碗东西,抬头时就是猛地一灌,然后,他捏起了武当的嘴,对着嘴,将汤渡了过去。

这破洞不能说冷,华山比这里冷多了,这里不一样,是阴。

鬼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华山少侠记得这条路,他跑了不下10次,经常有任务时都要过这条路,这么多次什么问题也没有,谁知今天...今天!

今天,华山弟子和往常一样招呼几个人去跑任务,结果一入队伍才发现,那个武当的队长,竟是自从那年吵了一架后各自上山再也没见一面、于是就此失踪的发小。

没想到,他去了武当,而自己,则上了华山。

感慨之余,任务还是要跑。一路上,云梦的小姐姐站在最安全的中间,武当站最后发起攻击,大师和自己则是在最前方轮流吸引火力,配合的倒也天衣无缝。

走着走着,一路上本来也没什么绊子,只是突然那一下,武当拉住了马,带着华山的也下了马。

武当说,前面有猫腻。于是,他运气,向着前方发了一套斩无极,华山的拦也拦不住——机关坏了,地面开始凹陷。

大师眼疾手快,拉走了云梦躲开了不断下陷的地面,上了马往反向先逃,而武当的和华山的这俩人就没那么走运了,双双跌进了地下的洞里。

噫吁嚱,今天真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进了洞里。

于是乎,就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

华山少侠看了看武当,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连带着武当刚刚脱给自己的那件一起披在了武当的身上,然后将他放平,枕着自己的大腿,这才放心了继续去调息。

估摸着,又过了一个时辰,武当动了。

他本是缓缓睁开眼睛的,发现自己是睡在华山的腿上,突然就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慌忙爬起。

两件外套从武当肩头滑了下来,武当瞬时觉得身上一凉,刚想去捡,却看见了只着中衣的华山。

气氛不免尴尬。

“看什么?”华山道,干笑一声缓和气氛。

“你不冷?”

“不冷啊。”

“…哦。”武当弯腰,拾起了两件衣服,想了想,把华山的那件还给了他,“自己留着。”

华山的看了一眼,也不接,继续调息,“省省,你再冻伤了还得废我的胡辣汤呢。”

“什么?”

“我喂你吃了胡辣汤。”

“刚刚是你...?!”

武当想起,昏迷之中,似乎有人贴上了自己的嘴唇,喂进了一些液体,辣的,不过一灌下去,身体热乎了不少。他本来还以为这是做梦的呢!

“难不成鬼喂你的哦?我看你是冻傻了。”

武当咳嗽了一声,“你再这样以后人家姑娘都以为你好龙阳了。”

华山和武当这两个人,小时候其实就经常干这事。一开始只是有时候上山历练时被什么弄晕了失去意识,看见书里都是这样喂药的,于是就学来自己也这样干,也没人提过嫌弃的。

后来的后来,长大了,分开了,一分开就是好几年,各自去了两个门派。

“怎么?云梦的姑娘又不在这儿,没什么姑娘啊...你,怕什么?”华山推了推武当的肩膀,他挪到了武当身边,凑近到他耳边,道:“该不会,对我有意思?嗯?!”

“...滚!”武当把人推开,拍了拍肩上,好像真的有什么脏东西一样,“你山上学了什么,耍流氓吗?华山的人是不是都冻傻了。”

“呸,我也想滚啊!你告诉我滚哪里去?这洞就这么点大的。”华山嬉皮笑脸,又凑了过去,这次是直挺挺挂在发小的脖子上了,“哎...这里的确有点冷,你借我抱会儿取暖...对,我问你,这么多年没见我了有没有想我啊?”

武当这次倒是没有推开华山的了。他想了想,也是,不知不觉,上次,本来以为只是吵个架,还以为这个臭傻逼没几天就会回来找自己,结果等了好几天,好几天,都没有看见他回来,于是一气之下,也上了山。

其实,还挺想的。

“不想,武当山挺好,吃得饱穿的暖,我干嘛想你。”

“你!无情!”华山的装作哭泣,夸张地令人想笑。

武当把头转开,居然真的笑了。

洞穴里没有什么光,从石缝中露出的少得可怜的光线也渐渐变暗,两个人都知道这是要天黑了的节奏。

也奇怪,这两人,隔了这么久,居然不分生。可能是因为寒冷,两个人粘在一起也能更暖和一点,保留更多的体力,武当的道长渐渐放松了,没那么排斥了,勉强和这个发小挤在一起。

又过了一段时间,光线完全消失了。

“傻子,起来,别抱我了。”武当摇了摇几乎要睡着的华山少侠。

“干嘛?雪化了吗?洞口开了吗?”

“不是,点火。”

“我穷,没买打火石。”

“我有啊。”

“那你自己干嘛不点?”

“炉子。”

“哦...哦...哦哦哦!”华山从武当身上起来,他知道武当说的是什么了,那个小香炉,就是在听雪楼顶顶破箱子里随便捡的那个,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还好没有一拿到就给回收了还铜币去。

一不做二不休,华山的从乾坤袋中翻出了炉子,放在面前,武当的擦了打火石,火焰跳动。

火源有了,起码,现在还能撑一会儿。

现在,现在就勉为其难地,和这个人凑合凑合吧!

评论 ( 6 )
热度 ( 140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