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信白]笔仙(3)

•抱歉抱歉拖的好久了.
•评论区附带前篇的链接.

一夜无梦,其实那封信之后就再也没别的什么事了。

 韩信揣着零钱,迈着步子走在通往食堂的小径上——国民好室友韩信今天依然是为大家带早饭。实际上只是因为昨晚搞的幺蛾子而被社长赶去买饭而已。

 且不说到底咋回事,韩信觉得,那个字,真的好看,飘逸洒脱中带着仙气,恍若另一个世界来的。不知道到底是巧合还是鬼怪作祟,不管那么多,韩信还真的想去见一见这字的主人。

 早晨,大学校园的路上还很安静,偶尔有几个早起的学生在路上晨练跑步,走着走着或许还能碰见小情侣一起走向食堂,剩下的,就是苦逼的、为宿舍里舍友带饭的那些人了。韩信就是其中的一员。

 韩信踹着小石头,无聊至极地走向食堂的位置。石头向前滚动着,每向前一段距离,韩信就到那儿再踢一下。久了韩信觉得这距离太短了,便蓄力一脚踢起,想把石头踢地更远一些。

 “我靠!?”

 突然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声骂。

 “小学生吗你,还踢石头...”

 韩信一看...似乎石头砸到人了。

 那人原是骑着单车在道上溜达,谁想韩信踹了一颗石子儿卡进了轮子里,好在车速不快,只是摔了而没有飞出去。

 韩信远远瞅着那人,他留着一头粽毛挺酷炫的,估计也是小女生喜欢的那种类型,身高和自己相仿。

 虽说没有飞出去,但瞧瞧那哥们的样子——脸朝着地,摔的也不轻。韩信知道这是自己的锅,耿直地上去扶他。

 “没事吧?”韩信伸手穿过那人腋下把那人从车子上拖了出来。轮子还在空转着,咕噜咕噜,变速器也砸烂了,这是要赔钱的节奏。

 “嘶...哎你别那么急。”那人抬起脸来,鼻子正中间擦伤了,蹭着地上的灰的伤口在向外渗着血,看起来有些滑稽。他看着罪魁祸首,愣是看了几秒,“我要破相了,咋办?”

 “我赔钱,是我不对。”韩信憋出了几个自己认为蛮对的话来。

 “不是,兄弟,我赶路见人,你这让我怎么见。”那人摆摆手。

 “不然先跟他说说、请个假?”

 韩信回答着,手上也没停下,他扶好了那个被自己搞破相了的人,又转身把那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扶起,认认真真地想着解决方法,谁知道那人早就气急败坏地溜了溜了,一溜不见了影子。

 ——跑这么快??这什么人啊?车也不要了?韩信看了看那辆车。这下咋办。

 通向食堂的路还是一如既往地光明无限,横着躺地的自行车和莫名其妙的人却让心情变得不再美丽。

韩信想了想,他蹲在那自行车前,开始鼓捣着变速器。没一会儿,他把那车子整好了,推了推,齿轮转动顺畅无阻,看样子这车还蛮好的。心想着这放着也不是,干脆骑上去自己先留着用了。

韩信骑着车,继续向食堂的方向前进,这回他也没在路上想些什么了,只是放空了大脑好像又回到了睡眠状态——昨晚熬夜跳大神就算了,今早还是宿舍里唯一一个不能赖床的人,这可困的够呛。

食堂开门的很早,韩信来的也早,随便停好了车子,他进了食堂,把能拿到的好吃的平时抢不到的都给买了一遍,这才解了气。

你问气从哪儿来的?不管,就是气。

“靠!”

莫名其妙地,韩信在心中吐了个脏字。就算始终脸上不算笑嘻嘻也是没拉下脸来,可韩信心里早就写满了MMP。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

算了,不生气。不想了,不想了。

结了账后,韩信揣着一袋香喷喷的早晨,左转出了食堂大门,长腿一跨骑上了那小棕毛遗落的单车,回宿舍去了。

至于这车……先帮那人保管保管吧?反正放路上也会被人偷,放自己这儿更安全。韩信想着,也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昨晚的那怪事估计还没完。

神他妈玩笔仙!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