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月光地铁

•晚上别看吧.友情提示.

“芥川前辈,那我和银先走了噢…”樋口一叶挽着芥川银的手臂,肩膀上挂着的制服包在人挤人的地铁车厢里摇摇欲坠,还是银帮她弄好的。

“嗯。”芥川点了点头,侧了身为妹妹和学妹让出一条道来。

话说,自芥川进入这所中学,已有三年时间了,这个学校的学习氛围比其他公立校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升学率也相当可观,只是每日放课时间相对别的学校来的迟,这给家住在市区外面的芥川兄妹带来了一定的困扰。

芥川倒是无所谓,他担心的是妹妹的安全。芥川从小就是护着妹妹,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不失为一个好哥哥。

其实,说到担心,无非是担心交通时的安全问题,银是个女孩子,就算她这几年来越来越硬气了,芥川龙之介在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好在后来认识了樋口一叶,樋口是银的好友。芥川其实心底也是蛮欣慰妹妹能够找到陪伴她的朋友,所以,芥川龙之介对樋口一叶的印象不算坏。

芥川不是不知道樋口对自己抱有好感,只是一直避而不谈。一开始,芥川龙之介还以为对方会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来纠缠,但后来芥川才发现,樋口一叶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好像也仅仅是对自己有好感罢了,除开有时候做事不尽如人意,芥川不讨厌樋口。

其实总的来说,芥川龙之介十几年的人生并没有喜欢过谁。

“叮——”

列车到站了,自动门缓缓打开了,樋口一叶和芥川银两个人肩并肩地走下了车。芥川松了一口气。

——列车里很多心怀不轨的男人。

车厢里的人少了很多,估计是因为这一站是市中心的站吧。芥川觉得一下子清净了许多,被困于桌椅书籍之间一整天的手脚得以稍微放开一些,这已经是很惬意的事情了。

芥川还要往下几站坐,因为家还没到。今天,银说要去樋口一叶家留宿,芥川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妹妹的请求,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最后的几站路芥川龙之介要一个人坐。

站点很大,列车还没有开出去,芥川看见车站的灯光很亮,他觉得有些刺目,就把眼睛蒙上了。他觉得有些疲乏。

夜已深,车子动了,平稳地就像威尼斯湖面上停泊的小船一样。

芥川坐在角落的位子。他习惯坐在角落,因为这样可以看清楚车厢内每个人的动态,这比到中间的位子来得安全许多,很多不好的事比如遭遇扒手,发生的概率都会减少不少。

这算是一个好习惯,但是芥川龙之介忘记这个习惯是怎么来的了,他觉得是自己天生来的警惕,但是他脑海里的记忆告诉他,好像是谁教给他的,只不过是他忘了而已。

芥川微微合上了眼睛。

黑茫茫之中,有一个人好像被芥川的脚绊了一下,芥川能感觉到脚被碰了。于是他把姿势摆端正来了些,然后向那人道:“对不起。”

此话一处,列车突然安静了下来。虽说这时,列车本身就很安静,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列车变得更安静了,就像时间被暂停了一样,什么生声音都没有了。

寂静之后是不知道谁的骂声:“神经病。”

芥川龙之介睁开了眼睛。

“我说你,小伙子,别吓人好不好?”

什么。

芥川的睡意被人的话驱赶掉了大半,但是他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被骂了自然是不高兴,但芥川不觉得要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发飙。其实这些年来,芥川龙之介一直都是处在那种对事事毫不关心、好像没有感情的状态,虽然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好脾气的人。

“抱歉,您是什么意思?”芥川皱着眉头。

“这个位子根本没有人,刚刚你说什么对不起?”

“刚才有个人被我的脚绊了一下。”芥川回答。

那个乘客先是诧异,然后脸上一阵一阵白,像是看见什么可怖至极的东西一样看了芥川一眼,逃一样地离开了,倒也没继续找芥川麻烦。

列车继续开着,虽说夜间乘客量较少,但是车内还是会将所有的灯打开,使得车内亮堂堂的,估计是系统设置的——芥川一直认为这是一种浪费的行为,但是看这些灯能照亮大部分的地方,芥川也就没想那么多了,毕竟越黑的地方遇到不好的事情就会越多,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讲,似乎丢失这样。

也好,都是亮的的话,扒手也会少。

芥川被人偷过包,那是几年前了,刚刚来到这个学校读书,一个人坐车的时候,他的包连着包里的便当都被人拿走了。不过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丢过东西了:芥川这个人学东西很快,吃一堑长一智的精神在他身上淋漓精致地体现,做事也是比同龄的孩子们清楚多了。总之,他是一个坚强自立的孩子,要说哪里不足,也就只有看上去天天是面无表情、让一般人难以接近了吧。

说到芥川龙之介小时候,那时候芥川家里还是很穷的,而大部分的钱都是放在身为兄长的芥川龙之介手里保管——是这样的,芥川家兄妹俩是孤儿,幼年一度拮据不堪,靠着死亡亲人微薄的保险赔偿熬过了生命刚刚开始的十年,后来得到了不知名的好心人的救助才能继续上学。估计,也是因为幼年成长环境的缘故,芥川才会变得如此早熟吧。

的确,残酷的环境总会使人飞速地成长。

话说回来,车子已经开了好久了,车厢里空空荡荡,除了一直开着的灯以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东西让人觉得这里有一点人气了。车内静悄悄,但也不是完全安静地没有一丝声音,因为还有车行驶的声音能被听见。

芥川看了看腕表上的数字,确认了时间。

他惊讶地发现,现在的时间,居然和芥川银、樋口一叶下车时的时间是一样的。

——有问题。

芥川揉了把脸,他想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

“芥川君,还没到站吗?”

就在他合上眼皮的那一瞬间,有一个声音响起了,是个男人,听声音觉得对方应该还很年轻、之比自己大那么几岁而已。

“嗯。”芥川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回答,他觉得这有一些诡异。他既不觉得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奇怪,心中也没有一丝被吓到的感觉,恰恰相反,他忽而觉得这个声音十分地久违。

“快到了、快到了。”那个声音笑了,语气里带着惬意,好像看透世界的老人们的口气一样,但是放在这个年轻的声音里并不显得怪异。

芥川很想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长什么样子,但是他……

他不干张开眼睛。芥川龙之介一直把脸埋在手里。

“芥川君,这些年还好吗?”

“…还好,先生。”

芥川不由自主地回答了那个人的问题。此时此刻,芥川龙之介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一点。虽然他敢肯定,现在的情况,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不会出现的。

现在的情况…

“芥川君,不要怕。”

“我没有。”

芥川说着,他突然有一种想要把话吞回去的欲望: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回这句,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觉得这是一种“顶撞”。就是那种,做错事情的学生应该好好听老师的教诲,而不应该说“我没有”、“我不是”。

“噢…好吧,我以为的错了。”

听到这句话,芥川心里本能地感觉轻松了不少。

芥川龙之介的眼睛还是闭着,脸依然在手里埋在,他觉得不该抬头,他想听听这个人下面会和自己说一些什么。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那个人好像走了一样,什么话也不说了。

“先生…?”

“嗯,嗯,我在。”那个人没有走,他的声音就在芥川耳畔。

芥川由此判断,那人应该是坐在自己边上的位子上的,可是芥川没有感觉到身旁有人的气息。

“……芥川君,对不起。”

“什么?”芥川疑惑。

此时,车内的灯灭了。就算芥川没有看,他也能感受到,身周的光线,消失了。

“很抱歉,很抱歉,你能原谅我吗?我那样对你,真的很过分,抱歉。”

“您认识我?”

“嗯,可能不认识吧…”

谈话越来越奇怪了。

这时候,芥川感觉车子停了下来。

“啊…芥川君,我要下车了。”那个声音说着,然后,那人似乎走远到了车门那边。

这下,芥川终于能感受到那个人的气息了,不仅如此,芥川龙之介还听见了皮鞋踏地的声音,他开始在心中描绘那个人的样子:穿着黑色西服、踏着皮鞋的年轻男人,可能还有些…和世俗格格不入。

可是芥川还是没有抬头。芥川其实不怕鬼,但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勇气去看那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看一眼心就会碎掉一样。

电子播报音响了——“坟头,到了。”

芥川猛地抬头了,他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

“芥川君,终于肯让我看看你的眼睛了吗?”

车内没有光,那个人站在不远处的黑暗中,芥川看不清楚任何东西,但是他觉得那个人在发光。

“芥川君,好好过现在的日子,不过我得走了。”

“不要走——”芥川突然大喊,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拦这个怪人,或者,怪东西。因为他,不是人。

“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吧,还在长身体,钱应该够花的,不要太节约了噢…”

这是那个声音的最后一句话,芥川龙之介瘫在了座位上。

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背后全是冷汗。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

啪——灯亮了。

“横滨站,到了。”

到家了,要下车。

芥川缓过了神来,领着书包走下了列车。明天还要早起上课。

深夜的车站,其实还是有人的,灯也都开着,偶尔有一些太妹疯疯癫癫路过,芥川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去,好像刚才就真的是做梦一样。

芥川龙之介觉得肚子有点饿,他本想回家再吃一点东西的,因为身上没有带很多钱。

可是,突然,芥川龙之介想起了什么似的,他打开了自己的钱包——里面居然装满了一万日元的纸币,这些钱足够他去买下整个甜品站了。

这时候,手机铃响了:是妹妹。

“喂,哥。”

“嗯。”

“这个月的生活费到了,还是那个人寄来的。”

“还是没有署名吗?”

“是。”

“好的…”

噢,原来是这样。

END.

尾声:

“太宰先生,我是中岛敦,您有空吗?福泽先生刚刚下派了新的任务…”

“我在烧纸钱,稍等。”

“好…好的…先生,节哀顺变。”

“是我的错。”

“芥川一定很开心吧…”敦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评论 ( 14 )
热度 ( 92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