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汽水.

汽水.

他拉开易拉罐的铁环,啪地一声,在空无一人的电车站台边清脆的很。

现在是下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可是穿着水手服短裙的女孩子们都乖乖地在学校上课,只有一些不/良/太/妹才像热浪中摇/摆的树枝一样,还在大街上晃荡——比如银座的街道、居酒屋附近,或者小巷子里。总之不是这里。这里没有好看的女孩,连一条柴犬都没有,因为天气真的十分炎热。

他仰起脖子,将小小的一罐柠檬汽水灌入干得几乎要流血的喉咙里,冰冷的饮料给予了他新的生命。可惜他没钱了,不能买更多的饮料。

车到站了,缓缓停进了站台。他没有上车,因为他并不是来坐车的——他只想坐在这里喝一杯汽水。

有时候,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毛病,还有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居然还会出现自己躺在轨道上、被列车压死、迸出一片一片红色的血的场景。

汽水没有了。

他举起易拉罐,在眼前晃了晃,似乎还能听见水声,可是怎么倒也倒不出东西来。这令他很失望。

于是,他有些生气地将空罐子远远地投向了垃圾桶里。不出意外,进了。

他是他学校男子篮球队的主力,他的球技虽说比不上那些私立学校的主力们,但也算得上拿的出手。他是很有天赋的,但是没有办法得到私立学校的那种训练条件。

这都不是什么事。他现在已经不想打篮球了。

那个人也是个优秀的篮球运动员。

他突然抬起了头,盯着那个垃圾桶。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易拉罐。

那个人的“技术”很好。无论打球,还是别的什么方面。

他还记得那次,自己的那里被那个人肉///刃捅入时的感觉:很刺激,有一点疼,又有点儿痒,像打球时额角的汗流下来、但是没空、没办法去擦的时候一样。那///个人在///他里///面横冲直撞,和他平时打球的风格一样,强劲有力而又精准,一次一次顶撞着那几处/////敏//////感///////的///////点。

那时候,他叼着自己的球衣,一声都没有叫出来。就算那个人用手掌拍打他////////的////臀//////肉、发出羞////////耻//////的响声,或者把他拉到洗手台边的镜子前、逼着他看向镜子。

可是他觉得自己要哭了。

刚运动完的身体上粘着汗,他和那个人一样,两个人都是汗津津的,脱下球衣和内////////裤,甚至还能拧出水来。他觉得这样有些尴尬,以前还没有走到这一步时,他想的是,能好好洗一个澡,然后和那个人//////////做。

谁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

那个人的///////东西留在了他的///////里///////面,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去清理。

那个人还留下了他的内裤,他逃走时只穿着一条球裤、一件脏球衣,鞋带也没有绑。他跑掉的时候,屁//////////股//////流出了那个人的东西,沾湿了他的球裤。

像不像还有汽水残留的易拉罐?然后被丢到了垃圾桶。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因为那个人之后就没有来找他了。

也是,他明白,也可以理解。他很糟糕,一点儿也不会迎合人——一点儿都不性////////感。

他有些失落、后悔了,可是现在怎么办才好,他不知道。

他是一次性的易拉罐汽水。

评论
热度 ( 28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