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太芥]眼


·双性转
·复健短打,望食用愉快^ ^.



治子学姐在洗手间戴她的彩色隐形眼镜,一直没有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戴彩色隐形眼镜。我认为,治子学姐的眼睛本来就很好看。可她告诉我,这种圆形的柔软小塑料薄片很有趣,会让眼睛看起来更大、更有神。

上课铃响了,治子学姐还没有出来。我在外面等她,因为治子小姐不喜欢我看着她戴隐形眼镜。而我却是从来也不敢问她为什么的。

“学姐,上课了。”我在外面,小声提醒她。

“嗯,嗯!龙香里,很快就好了。”

我明白,她是不会那么快就出来的,但我无论如何也并不想丢着她一个人在洗手间,然后自己先跑回去。

治子学姐虽说是学姐,但是却和我在一个班级里。她是一个留级生,听说,因为一些很大的变故,治子学姐荒废了学业,具体是为何,我便无法得知了。

学姐是一名留级生,自然而然和身为转学生的我交流密切了一些。大概是因为,两人都是新来到这个集体的人、无法快速融入,反而因处境的相似而碰到一起了吧?

走廊上的人已经走空,我由此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治子学姐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治子学姐?”我问,朝洗手间走近了一点。

治子学姐没有回应。

我再走近,然后就听到了水龙头被拧开、流水哗啦啦的声音——治子学姐估计要出来了。

“快走吧,龙香里。”

治子小姐的睫毛上挂着细小的水珠,眼睛有些肿。我去看她的眼睛,她原本健康的眼白部分,被蛛网般细密的血丝填充。

“治子学姐,你哭了?”

“没有的事。”她快速走着,制服短裙的裙摆一上一下扬着,令人感觉,她的底裤下一秒就会露出。她可能用皮带把裙子收短了。

学姐不说,我就不问。这仿佛成了我们一如既往的默契。

我跟在学姐后面,帮她领着刚从校内商铺里买来的零食和她脱下来的针织毛衣外套,加紧跟上她的步子。

治子学姐的手臂和大腿上经常缠绕着绷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伤了。很奇怪,就算到了炎热的夏天,她也不肯摘掉那些绷带。

开始上课已经十分钟了,现在正是夏秋交替的时候,偌大的校园只剩下最后一批夏蝉在不知疲倦地鸣叫。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和治子学姐在一路奔跑。

快到班级了,突然,学姐停下了脚步。

她回过头看我,笑道,“龙香里,好狼狈。”

我不知她为何这么说。想着,又将快要滑下去的一堆治子学姐的东西向上提了提。

“给我一点。”

她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装着零食的塑料袋从我手里拿走了。

“走吧。”

她说走,我便跟着她走。有时候,治子学姐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到了班级门口,我们两个依旧像过去那样,被任课老师责骂了几句,旋即钻回各自的座位。

然而,我发现,不论是哪位老师,更严厉的责骂,往往是偏向治子,而不是我。

我气喘吁吁地坐回位子,悄悄看了一眼治子学姐,她也看了看我,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好像一点也没有把老师的责骂放在心上。

学姐因为身高的缘故坐在了最后一排,那边的视野和光线都很好。阳光透过叶间在治子学姐微微曲卷的长发上留下一块块的光斑。

透过光的折射,我看清了治子学姐隐形眼镜的颜色——今天是很浅的棕色,像琉璃宝石一样,的确很美丽。



时间过的飞快,一眨眼,我已转入这个学校一个月了。班主任毫无征兆地召我独自去办公室。

治子学姐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不要怕,不可能会有任何大事发生。她朝我挤眉弄眼,指了指我月考的成绩,“放心,他们不可能会处分成绩优异的学生的,那简直是给自己的业绩添麻烦!”

治子学姐,看起来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我依然怀揣忐忑的心走向了教师办公室。

我深深的知道,其实治子学姐并没有荒废学业,除了行为上有些与众不同,她的能力的确出众。而我能拿到这样的成绩,与她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很多时候,我在想,治子学姐她会不会是故意装的,她也许并不想考好,又也许有别的原因。

照旧,我是不会去问的。这是我们的心照不宣:治子学姐不主动说,我也没有去问的权利。

“芥川同学,无论怎样请和太宰治子同学保持一定距离吧。”

老师转过来,严肃地看着我,他没有怪罪我这一个月来常常的迟到早退,更没有给我什么处分,没有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故意刁难我。

的确,和治子说的一样——学习好,有时候就会少很多的麻烦。他们似乎真的不会在意我的行为是否过分,好似因品行不端产生的一些错误、他们就觉得我自己会去处理了一样。一想到这儿,我就有些觉得,那些校园的管理者们是有多冷血、又有多可笑。

但我毕竟是学生,无法当众去顶撞,或是做些别的什么,“......是的,老师。”

哪怕,我听到他们让我与治子学姐保持距离时,心里是有着极大的不愿。

我惺惺离开办公室,若无其事地回到了教室。治子叼着一根棒棒糖在她窗边的座位上等我。

治子学姐没有同桌,她旁边的位置总是空着的,也没有人想搬到最后一排去。

“龙香里,怎么样?我说没事吧!”

我怎么敢告诉她我在办公室里听见了什么,只能默不作声,“嗯”、“嗯”地回答。

我有想过,治子学姐这样有魅力的人,倘若不是因为现在这样尴尬的处境,即被老师们一齐排挤、承受着若有若无的指责,想接近她的人定是很多的。那么,她极有可能嫌弃这样卑微的我。

“龙香里,看着我的眼睛。”突然地,治子小姐对我说。

我从躲避中醒了过来。

“看看我的眼睛吧。”

我看着她的眼睛,不知她这样有何意图。

“...今天的彩色镜片很好看,治子学姐。”

这时候,学姐的嘴角不满地耷拉了下来,似乎有些故意鼓起来的脸颊又使她显得有些可爱。我不知道她究竟是生气还是开心,或者只是单纯地想对我撒娇。

“哎呀,芥川同学真傻,我没有戴呢。”

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一双浅色的瞳孔,反复确认它的成色是否货真价实。

治子小姐的眼睛,居然是这样美丽。那是比一般人眼睛颜色浅许多的颜色,犹如茶水,又好像琥珀,像枯萎的树叶,近乎于绚烂的金色,又同时拥有棕色的平静。

我才知道,她平日里常现的浅色眼睛,不是彩色隐形眼镜所致,反倒是本来就拥有的。

可是如何解释那些血丝?我的心里一酸,喉咙里似有异物卡住。但我面上却仍是毫无表情的,就像没有感情一样——这是治子学姐对我向来的评价。

“嗯,这样啊。”我低头,默不作声,治子拆了新的棒棒糖塞给我。


“龙香里,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吧,应该没有......”“真的吗?”......

治子学姐拉着我陪她聊天,都是一些聊到俗烂的话题,但不失幽默,具体说了哪些,我也忘记了。

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勇气去问她,问她那些我想知道的事。

评论
热度 ( 34 )
  1. 🌫️魏绝期 转载了此文字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