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杰佣]假定你是李华

·沙雕故事,慎入。
·天啦噜。
·打个广告:欢迎加入杰佣企划🎵,群号码:583711988

前提如下:假定你是李华,你的英国朋友Jack给你写了一封信,信中诉说了他和他当过兵的小恋人的故事,他感到很苦恼,你想写一篇日记来记录你的内心。



大家好,我是李华,北京某高中的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因为老师说了写作文的时候不能透露个人信息,否则会当作舞弊处理,所以我就不多做自我介绍了。

那一天,北京的雾霾还是很重,伸手不见五指。我家又被拉闸限电了,好在我还有五个充电宝,不过我的Wi-Fi被关了。

我觉得很无聊,因为我不能用电脑打我的剑***网络版叁了。所以,我打开了我的腾讯。

这时,我发现我万年寂静的小窗终于响了,我欣喜若狂地点开了小红点。

咦?居然是他?

哦,他是我那个外国的朋友,叫做Jack,据说是一个腐国人(当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gay,虽然后来我知道了)。

Jack给我发了一张豹哭表情包,然后,我听见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Jack说自己很苦恼,因为,他恋爱了。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回了他一张表情包。

如您所见我是一个话废,我与Jack的友谊建立在表情包上,我的英语实际上并不是非常非常的好,也就非常好而已。

Jack继续说,结果我听到了更劲爆的消息。天哪,我觉得这下面的内容说出来会比818还要刺激。

他跟我说,他的暗恋对象是一个男孩子。

我当时差点跳了起来,因为Jack本人似乎是一个又帅又有钱有家庭背景的男孩子。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我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在某江文学网上看过的纯爱分类小说的情节——我靠!

然后,Jack和我说,他的暗恋对象是尼泊尔人,但是皮肤不黑,是健康的小麦色,就是身上很多伤疤,他看了很心疼,他身上的疤有的深有的浅,有的很长有的很短,还有一些刚刚好划过了某些部位所以对方经常因为旧伤而感到困扰……

我听不下去了诸位老爷们,我觉得Jack应该不是暗恋了,不然他就是一个变态,偷窥过人家小哥哥洗澡换衣服。

我说,Long time no see,I know you are a good guy ,but why do you know so much about him?好久不见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为什么你会知道他那么多?希望我没有语法错误。

Jack没有炸,他似乎知道了我在想什么,所以他跟我解释,他说他是很绅士地看了那个小哥哥的身子,因为他们是一个宿舍的。

我松了一口气——我似乎还没有交友不慎,Jack大抵还算得上个绅士。我问Jack,你们为什么一起洗澡。

Jack说,他的暗恋对象是他新宿舍的舍友。

哦,原来是校园情结。忘记说了,Jack是一个外国人,但是他在我们这里读大学。等等?!那就说明他的对象也在我们这里咯?我他妈社保。

Jack说,他的暗恋对象话不是很多,但是对女孩子都很温柔,也不是那种言情浮夸类型的温柔,就是那种很安静很体贴的温柔,所以他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一个直的,自己可能追不到了。

我在心里为Jack点蜡,因为说真的,gay其实并不多,虽然也有是因为是真爱所以不管一开始取向如何都能在一起的,但是这样的例子还是很少。毕竟主流都是异,同这样的,虽然最近多了起来但是真的就是少。

然而,看Jack说的这样,那位小哥哥大概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了,而且很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

所以我觉得Jack是GG了。

Jack继续说,他们的宿舍有五个人,自己是社长,经常要负责帮老师收电风吹电磁炉,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经常放水,比如收走三个上交再偷偷留下一个什么的,所以在整个宿舍中的人缘也不错,大家很快就混熟了。他还说,对方似乎并不是很讨厌自己,因为他会帮自己带饭。

我听到这里似乎又觉得,Jack似乎并不是没机会啊!只是,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他会看那个小哥哥的身体看得那么仔细。所以我问了。

Jack告诉我,大家只有一个卫生间可以洗澡,所以一般情况都是轮流用,男生宿舍不像女生宿舍那么紧张,大家一般不会扎堆洗,除非是遇到很热的天气或者是体育课。

各位听好了,下面才是关键。

Jack说,有一天刚好轮到那个小哥哥洗澡。那天,宿舍里两位老兄出去撸串了,还有一个法律系的小哥儿去隔壁医学院看妹子了,五个人里Jack本来是要去蹲图书馆,但是那天图书馆停电也不开门,Jack只好半路折回宿舍蹲,谁知道他一开门就看见他的那位暗恋对象的背!对,只是背而已。

那位小哥哥在缠绷带。

虽说,大家都是男性所以对于坦诚相见这样的事情一般都不会觉得太尴尬,不过这间宿舍里都是国际友人,大家就算很熟悉了也会对于舍友有所保留、说是为了尊重,所以当时我的英国朋友Jack还是愣了一下——他是没有见过这个兄dei光着的样子的。

而且,这位小哥哥好像经历了很多(听说他以前是去参过军),所以平常的话都很少,更别说提到关于自己的事情了,如今Jack看到他的背,发现他背上都是疤,又不好去问,所以更觉得尴尬了。

Jack说他当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是否要说话或者上前询问对方是否需要帮助,他愣了有一会儿了才进宿舍借口说自己回来拿饭卡的,但是对面的毕竟是自己的暗恋对象,Jack觉得走了又不甘心,于是悄悄走近了一些,假装去拿水壶喝水,喝水的过程偷偷看对方了好几下。

说实话,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Jack该看的小电影也都看过,甚至是一个司机了,但是看到那位小哥哥的背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把持不住,正当他准备溜号的时候,那个小哥哥突然转过来了!转过来了!

Jack看见了暗恋对象的胸膛,意料之中的,他的前面也都是伤,多到可怕,看着都疼的那种。

然后,他叫Jack帮他一下!

今天的绷带实在刁钻,一直没有固定好,这是那个小哥哥说的。

然后,Jack帮了。这是肯定。不过,Jack没有帮人包扎的经验,也不知道那里该碰哪里不该碰,一下子手抖了碰到了那个小哥哥的旧伤,对方的嘴角抽了抽(虽然当时他也没有怪Jack的意思,好像是已经习惯了别人手抽的样子?)。Jack那时候离那个小哥哥很近,一不小心听见了他有点重了的呼吸声,内心极其复杂。

漫长的换药换绷带过程终于结束了,Jack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走了,谁知道这时候对面的好像又有事!这让Jack很难办,他觉得自己有点幸福到喘不过气来——和暗恋对象独处,这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Jack问对方有什么事情吗,对方竟然说,希望Jack能带他去一下图书馆!

Oh my god !图书馆关门了,Jack是刚刚回来的。

对方又说,觉得自己做题很慢,所以想最近几天恶补一下,但是转悠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图书馆大门在哪里,其他人又不熟,所以希望今晚刚刚好要去图书馆的Jack能带带他......

我打断了Jack的唠唠叨叨,他说他很苦恼,但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苦恼什么,听到这里我还是觉得他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啊?!所以我问他:你这不是都很顺吗?

Jack发了个熊猫头给我(他表情包都是我给的),说,我和你们不一样。

他说,他觉得对面的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自己不会谈恋爱。

我盯着那个气泡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好像就是,恋爱的烦恼吧...

可是,我jio得布星:这些行为其实蛮正常的啊,我和我的舍友们比这个gay多了,大家都是闹着玩,我担心Jack会不会是陷得太深所以开始臆想了。

没话讲,后来Jack说他要熄灯洗漱睡觉了明天早上课满,只好弧我,他说等下次继续跟我BB后面的故事。

我,北京某高中的学生李华,觉得摊上大事了。

评论 ( 8 )
热度 ( 83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