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绝期

曾用名:陆北彻

对象:@毒哥永不为奴

绑定画手:@铁骨铮铮寒吱吱

情深万丈,一往直前.

[忘羡]人鱼屿(2)

在靠近海岸的地方,海风都带着海水的咸味。

魏无羡睁开眼,他不知道自己在这块荒无人烟的岸上昏迷了多久,要不是被几个冰冷的浪给浇地一身湿,他可能还不能清醒。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战火、军舰被击穿、沉船以及最后迫不得已的弃船逃离。

他还记得,在最后一刻,自己送走了全船存活的士兵,看着从敌方争取来的优秀女军医温情和她的弟弟温宁两人被友军军舰的救生船接走,然后,他才安心地潜入了海面下,拼命向脱离战斗中心的方向游去。

魏无羡的水性是从小就养成的,对于眼前就算近岸也深不可测的水域,他也不怀有多大的畏惧。当时,他号召全船会水的士兵一起跳海,把船只留给水性不好的人,一切还算顺利,没有谁去贪这几个为数不多的位子,大家都将军人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跳海之后,魏无羡呛了几口水。这是没办法的事,当时海面上并不是风平浪静,浪头很高,每一次的换气都十分危险,还要保证不被温家的舰队发现。

最最重要的是,当时海面上混乱不堪,无法寻找到正确的方向。

这一点是最致命的:一个本应在陆地上呼吸生存的人类,如果在充满未知的大海中失去了方向,外加没有木板或别的漂浮物可以支撑,那么这个人的生命相当于被画上了句号。

魏无羡看着不远处的海水发呆了好一阵子。

他的记忆停留在了那一刻,也就是他无数次呛水后的那一刻。

当时,参战船只因为是军舰,所以不能承载太多岛屿上才有的果蔬时鲜,最后一刻时军人们的身体状态都到了极限。更何况,谁也没有料到那一场战役的时间是如此之长,江澄给每一艘船只配备了足够强劲的火药,目的是早点结束这次战役。并且,当时幸存的一切重臣乃至友军的司令都赞同速战速决的方案,认为过多的日常用品只能成为累赘。

可惜,温家的势力居然发展地如此迅速,这令人措手不及。

同样参与战役的友军还有聂家、金家以及其他小岛屿家的舰船,本应是实力不凡,却落得如此境地,众人也只能唏嘘不已。

魏无羡摸着自己的脸,他在自己脸颊上掐了一下,以确认自己到底是否真的存活。

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因为,他记得自己当时已经严重缺水,维生素供应的不足更导致身体比一般时虚弱,外加呛了不少的水,他觉得自己该死了才对。

还有就是,他觉得自己忘记了许多事。

譬如,他的脑海中,除了一众友军的面孔外,还有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或者说,一个身影。

那是一位男子,他的眼睛是一种极浅的颜色,就像深海的宝石。他的这张脸可以说是近乎完美,这样的人,无论被放在何种位子,第一眼看过去,都将是众人的焦点。

然而,更重要的是,往他的下半身看去——那不是意料之中人类拥有的修长双腿,而是一条鱼类的尾巴。

他是一条人鱼。

魏无羡从来没有见过人鱼,江澄也是,所有岛屿上生存的人们也是。

当时,魏无羡看着那条人鱼,几乎呆住了。

那是他近二十年生命之中,见过最美的事物。

那条人鱼的尾巴是蓝色的,但那并不是普通的蓝色:他的尾巴上布满了细碎的鳞片,在光下会折射出不同的颜色,有时偏白一些,有时又是或深邃或透明的蓝色,更有些角度看来,甚至能看见蓝色之中掺杂着的彩色。

那是如梦如幻一般的存在,就像人鱼本身的存在一样美丽。

人鱼不会离开海洋,“到海边去”是永远的禁忌。

这或许就是没有人见过人鱼的原因——人鱼一族向来遵守族中的繁杂族规,他们从不靠近人类,他们与人类互不相扰。

可谁知,有关人鱼的故事还是在各个岛屿之间流传着。

有人说,自己在出海时看见了人鱼的背影,还有人说,曾在夜间眺望这篇绮丽海洋时,看见了几乎与海拥有一样颜色的巨大尾巴,更有商人用小木匣子神神秘秘包装一块鳞片、并开出高价,对外宣称那是人鱼的鳞片,能为航行带来好运。

在人们眼中,人鱼是庇护海岛平安的神,而实际上,他们的心性其实和人类并没有多大差别,只是多了些神秘与古老的气息。

有智者大胆地发出声音,人鱼的故事大多是人类杜撰而来,其实人鱼并没有那样神奇。这一言论曾在各个国度的学者里引发了强烈的反应。

然而,不论怎样,只有一点是的的确确的,所有人,不论谁,都承认,人鱼的乐声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好。

有出海捕鱼行商的人们从海难中生还,他们哭着笑着几近癫狂地感激人鱼给予的帮助,他们说的话大多是关于人鱼的乐声。他们称,是人鱼救了他们,用美妙的琴声引导残破的船只向海岸的方向驶去,曾有一位生物学者从海上归来,他确认了人鱼的乐声能够使生物体的伤口迅速愈合。

人们知道,人鱼素来不喜靠近人类,可每当危机关头,它们并不吝啬给予援手,甚至,抛弃一切禁规来帮助人类。

魏无羡不断地在脑海中搜索有关那条人鱼的信息,他想努力回忆起更多的事情来,或许,这对于他找到回去的路有极大的帮助。

在这时,他感到一阵饥饿。

魏无羡站起来,拍掉屁股上的沙子,他想看看现在自己身处的岛屿,到底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他做好了准备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了,要知道这儿可不是江家的岛,没有那样富饶,或许,一个能吃的果子都找不到。

可是,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这不是他的衣服。他出海应战时所穿的,并不是这件衣服,并且,他没有这种衣服。这是只有在靠近海岸的渔人才会穿的衣服。

魏无羡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冲向了海边,他对着海水面看自己的脸:这不是他自己的脸。

“疯子!想跳海趁早的!每天都让老子给你送饭累死人了!”

背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魏无羡没来得及回头看那来人,就有一包东西砸了过来。

他捡起那东西一看:是一包鱼干,看那样子,虽是难吃的样儿,但至少能确认,这还能吃,上面没有霉子。

评论 ( 14 )
热度 ( 353 )

© 魏绝期 | Powered by LOFTER